当前位置:>首页 -> 特色建设

程红兵:把学校打开——明德实验

发布:admin   时间:2016-04-05 15:56:46   来源:   浏览:328次

2013年9月,深圳明德实验学校开学,迎来了建校第一批学生,至今明德已经两岁,两岁的明德出现了一系列的变化,招生变化,校园变化,新闻影响,同行关注。

明德两岁,首先体现在招生的变化上,第一年招生是由深圳市福田区教育局代招,许多家长不愿把孩子送到这所学校来,面对一所全新的学校,没有根据让他们相信这是所好学校,他们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被当成小白鼠,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孩子将会遇到怎样的教师,将接受怎样的教育,结果又会怎样,面对学校的未来,他们更多的是不信,犹豫,疑虑……

2014年招生,作为义务教育公办学校的明德按政策就近入学招收新生,学区内的购房、租房价格立刻飙升,家长们可以说是蜂拥而至,想方设法要把孩子送进明德,挡不住热情的学生家长,不得已学校挖掘潜力扩招一个班。

  2015年招生,学校的压力更大,这种甜蜜的烦恼来得太早、太快。

明德两岁,校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13年8月30日学校建筑外壳好不容易抢出来了,里面的设施设备都来不及装修、添置。两年后,校园里的树大了,花多了,图书馆开门了,大白兔生小兔子了,明德剧场开张了,物理、化学、计算机实验室开门迎客,全新设计的多功能篮球馆焕发了新面貌,个性化的音乐教室、美术教室焕然一新……

明德两岁,新闻界纷纷报道学校的课程改革,深圳特区报、深圳晚报、南方日报长篇报道明德体制机制改革和课程改革,深圳商报、晶报、南方教育时报、南方都市报、电视台、电台等当地媒体多次报道明德。作为校长的我一方面欣喜学校的努力得到了社会认同,一方面担忧过早、过多的报道可能会影响学校的正常生态,一再要求媒体们不要报道,或者不急着报道,但仍然阻挡不住他们的新闻热情。国内的教育媒体《新校长》、《教师月刊》、《上海教育》也都用大篇幅报道明德……教师上报纸了,孩子上电视了,教师上电视了。

明德两岁,引来了国内同行的关注,上海市虹口区教育局一行40多位校长考察明德课程,上海市黄浦区校长、上海市嘉定区校长、上海市闵行区校长、上海市崇明县校长教师、上海教育报刊总社,深圳市教育局局长带队考察明德课程改革,深圳市龙岗区教育局、杭州市拱墅区教育局、武汉市武昌区教育局考察明德,北京《中小学管理》杂志社率团来明德考察,来自北京、浙江、江苏、广东、广西、福建、云南等地的教育局、学校纷纷考察明德。

为什么?一个两岁的学校何以如此引人注目?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有什么大不了的工作成效?明德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回归原点,我们不妨探究一下,学校靠什么生存、发展?学校如何成为特色学校?进而成为名校?我以为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体制机制,建立现代学校制度,这是基本保障;学校精神,树立现代办学理念,这是学校灵魂;课程谱系,建构学校自主课程,这是主要载体;教师队伍,建设现代教师团队,这是教育主体;文化场域,营造和谐学校氛围,这是文化环境。

明德实验办学的核心概念是开放,开放就是把学校打开,过去我们总说:教科书是学生的世界;今天我们要说:世界是学生的教科书。开放就是把学校打开,包括把体制打开——这是前提,把理念打开,把空间打开,把教师打开,把课程打开,把课堂打开,把评价打开,最终实现把学生打开——这是目标。

把体制打开

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是一所什么性质的学校?它是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与福田区政府合作办学的一所实验学校,我们可以用公立、合办、董事会领导三个核心词概括学校特质,“公立”是指福田区政府配置学校用地、校舍建设和教学设施设备,每年按生均经费标准拨付教育费用,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收取任何费用;“合办”是指明德是福田区政府和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合作办学的一所改革实验学校;“董事会领导”是指政府与企业成立独立的明德教育基金会、明德校董会,作为学校的委托管理方和管理主体,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董事会由腾讯方领导、福田区教育局领导、校长、社会贤达、家长代表、教师代表组成。

 把体制打开,这是明德课程改革的前提条件,也是学校去行政化的根本表现,可以说明德的改革核心是体制机制改革,它是学校教育的结构变革,是多元异质组合,由教育内部循环转向教育与社会力量结合的“外交会”,办学主体由同质组合转向异质组合。同质组合容易导致同质化现象,异质组合容易催生新质产生。我曾经在2015年的《上海教育》连续发表文章《内循环:走不出自我封闭的圆》《外交会:从教育管理走向教育治理》,谈论体制机制开放的问题,明德不同于上海的委托管理、不同于上海的集团办学,因为这些前期探索,确实积累了很多有益的经验,对促进教育均衡化发展起到了积极而有力的作用,但不可避免的也有其局限性,他们基本上属于教育内部循环,内部的挖掘潜力,内部的资源盘活,最终仍然是教育局任命的校长办学,他们无法真正实现教育去行政化,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主办学。明德走的是公立非公办的第三条道路,我称之为“外交汇”,就是教育和教育以外的社会力量合作办学,类似于美国的特许学校、英国的自由学校,在今天尤其需要一种强大到足以和政府平等协商的社会力量来办学,腾讯就是这样一支力量。

  这样一来深圳明德实验学校就能建立起现代学校制度,制度的本质是权力,涉及到:权力的分配;权力的赋予;权力的使用。权力行为首先是放权,教育行政部门向明德学校董事会下放权力;其次是赋权,董事会向校长为首的管理团队赋权;第三是用权,以校长为首的管理团队规范高效使用权力。学校用权必须实现内部治理,权力落实,权力自律。要做到权力自律,应该做什么?主要是三个建制,通过实体建制,明确权力边界;通过程序建制,明确权力程序;通过行政问责,明确权力约束 。

实现新的体制机制的优势,体现在学校拥有办学自主权,具体来说也就是三个方面自主权:用钱自主,也就是政府按照生均经费一次性拨付给学校,学校在董事会的领导下,在腾讯财务高管的直接指导下,制定财务章程,制定采购流程,报福田区财政局、审计局备案,不提修改意见,学校按照财务章程采购流程运作,做到规范加效益,政府审计局最后按照学校的财务章程审计学校财务;用人自主,学校实施人事制度改革,按照企业方式录用教师,也就是契约型教师,这样学校可以自主用人,教师队伍保持适度流动,可进可出;课程自主,学校以校长为核心的管理团队在尊重国家课程标准的前提下,可以自己设置课程,自主选择课程,带领教师自己编写课程教材,拥有真正意义上的课程领导权。

 明德学校的资源基本是合适的,有来自三个方面的资源:政府资源,福田区政府按照福田区每年的生均经费标准年度划拨给明德;企业资源,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一次性资助五仟万元,福田区政府同时配套伍仟万元;社会资源,明德成立了基金会,可接受社会各界的捐助。

 明德学校管理的优势体现在:重心下移,政府对学校的管辖权通过董事会的形式下移,学校管理机构简洁,实现扁平化,面向基层。企教结合,引进腾讯管理方式,包括人事管理模式、财务管理规范、物品采购流程,使学校管理逐渐走向现代化。

 学校关注社会评价,独立自主的学校办学,不再热衷于各种外在评价,不再热衷于以“挂牌”为标志的标示性评价,不再热衷于名目繁多的检查评比,将注意力放在学生认可、家长认可、社区认可、社会认可,他们的认可度是学校高度关注的。

把理念打开

 今天中国教育的问题在哪里?我们曾经见到有的学校的励志口号是这样的:“考过高富帅,战胜官二代;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提高一分,干掉千人;生时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这种毫无人性的口号居然冠冕堂皇地出现在一些学校里,这说明中国的教育真的病害不轻。中国教育的问题在哪里?我用以下几句话来高度概括:一种价值罩所有的家长——功利追求,家长们的价值追求就是孩子升学;一根尺子量所有的学生——高考分数,评价学生的唯一尺度就是考试分数;一种模具铸所有的学校——应试教育,学校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一种标准编所有的课程——课程标准下的标准课程,是没有弹性、缺乏张力的课程;一种模式框所有的教师——传授加训练,课堂里的教学就是以传授和训练为基本方式;一种思维套所有的孩子——求同思维,大多数教学成了对答案的过程,统一在教师的标准答案中。

 上述问题孤立地看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联系起来看,整体地看,必定有问题。我们的整个基础教育的理念出问题了,保守,狭隘,固步自封。而且不是单单教育界出问题,家长以及社会各界都出问题了。一段时间里哈佛女孩刘亦婷成了不少家长教育孩子的目标,不少家长患有成就焦虑症、关怀强迫症,把自己的焦虑直接或间接地强加给孩子,给予孩子过度的关心,以至于孩子无法接受,甚至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所以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共识:中国最需要教育的不是孩子,而是家长!

  我们欣赏下面这位家长,他给孩子的信中反映了他的价值观念,信是这样说的:“父母不希望你成为运动健将,只是希望你有健康的、充满活力的身体;父母不需要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是你需要有一双寻找美的眼睛和懂得欣赏美的心灵;父母不需要你门门功课都优异,但你对知识要终身保持孜孜以求的劲头。”这样的教育理念是我们所欣赏的。

 明德的教育思想用最简单的话概括就是:“孩子健康就是教育质量,孩子阳光就是教育质量,孩子发展就是教育质量。”这是我们对教育的理解,也是我们的教育质量观,将直接影响我们的教育教学行为。

 明德的教育哲学是自由教育,我们所说的自由教育是有自己独特的规定性,它包括三个层面的意思。学校自主办学——学校应该是自主、自为、自律、自立的文化主体,自己规划自己的发展,自己实施自己的发展规划,建立自我约束的机制,最终自立于优秀学校之林;教师自由教育——教师是虔诚向善的,有一种热爱孩子的天性,有一种纯静教学的文化自觉;学生自然生长——学生最宝贵的是他自己的天性,而保存天性是学校教育最重要的责任,教师教育是顺应天理的一种文化传承。

明德的价值思想是修身养文,我们崇尚道德教养——不一定在乎学生是否有高分,更在乎学生是否有道德教养;我们崇尚学术修养——不一定在乎教师是否高学历,更在乎教师是否有学术修养;我们崇尚文化涵养——不一定在乎是否有现代设备,更在乎学校是否有文化涵养。

 明德的课程教学,明德最终希望把学校建设成一所构建以生为本个性多元课程的学校,一所培养批判思维生成智慧课堂的学校。

 明德的学校文化,明德最终希望将学校建设成为一所让师生幸福快乐与自由生长的学校;一所创造和谐文化让人难以忘怀的学校。

 明德的教育旨归,明德最终希望将学校打造成一所将东西方教育精华高度融合的学校;一所着眼于学生终生可持续发展的学校。

  明德的培养目标:明德正心,自由人格。明德正心( Bright virtue and upright mind ):这是中国传统教育的精华,包括:明德,至善;诚意,正心。所谓明德即光明德性;所谓至善即至纯至善;所谓诚意即意念诚实;所谓正心即心灵安静。自由人格(Free personality):这是现代教育的精神,包括:自主,自为;自律,自立。所谓自主就是学生学会自己规划自己的人生;所谓自为就是学生最终学会自主实施自己的人生规划;所谓自律就是学生将实现自我约束;所谓自立就是最终让学生人生自立。

把学校之门打开

 陶行知说:社会即学校。学校是开放的空间,学校不仅仅在校园几十亩地,明德以开放的姿态把学校教育空间向四面八方延伸。

 自然即学校,我们把学生带到深圳福田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带到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在那里开设湿地研究的课程。

 军营即学校,我们将初一、初二年级的学生带到军营里实施军训,让孩子们建立团队意识,形成集体概念,养成纪律规范。

 国外即学校,我们把初一、初二的孩子,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带到我们的合作学校美国亚特兰大伍德·沃德学院,和美国孩子一起玩耍、一起学习,学会自然的国际交流。

  山区即学校,我们将利用暑假组织学生志愿者到贫困山区去,去做观察,去做调研,去做服务,感受一下什么是中国,明确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企业即学校,我们将组织喜欢IT行业的学生到腾讯公司去,看看计算机工程师们在做什么,他们的工作状态,他们的学习方式,他们的知识修养。我们将组织喜欢电子、航空技术的学生到深圳大疆公司去,去了解他们是怎么创生一个崭新的企业,又是怎么做到在短短的时间里将自己生产的无人驾驶飞机远销海内外,居然占全球销量70%。

 家长亦主人。学校是多元的主体,我们把门打开,请家长参与学校管理。家长进入学校董事会;让家长参与评价学校教师;让家长主持学生校服采购,从面料选择,到款式设计,全部交由家委会负责,最后所有家长投票,绝大多数家长选择什么,就采用什么;让家长轮流到校做交通义工;让家长维持学生午休秩序;让家长监督食堂饮食质量和卫生质量;让家长管理学校的植物园。

 让家长直接参加学校活动,我们的家长参与亲子阅读,参与班级组织的假日郊游,参加年级组织的圣诞活动,参加学校组织的“舌尖上的明德”活动,参加学校组织的文艺演出,对学有所成的家长我们直接聘请他们来学校开设选修课。

 家长们的积极性一旦调动起来,热情高涨,他们除了出工出力之外,还十分热心地捐助学校,支持学校办学,图书捐助,教学设备捐助,资金捐助,还有一位热心的家长拉来了40棵15年以上的桂花树、10棵樱花树,亲自栽种在校园里。

 打开大门的学校不仅仅是空间的打开,不仅仅是管理主体、教育主体的打开,而且是管理方式的打开,明德教育教学管理方式多样化。实施走班制,必修课英语、数学分四个层次走班教学,选修课根据兴趣特长完全走班;实行导师制,所有任课教师都是学生导师,都实际承担学生的教学和德育工作,负责人生规划指导,负责学生学业指导,负责学生心理疏导,负责学生行为规范指导,负责学习方法指导;实施学分制,注重过程评价,全面评价学生,促进学生整体素养的提升。

把教师打开

 把教师队伍打开,让各种优秀人才走进明德。明德教师结构由近亲转向杂交,由单一师范转向多种院校,由单一国内转向国内外院校,由专职教师转向专兼职兼有。

 由教育系统转向社会系统首先是打开招聘大门,师资队伍结构由单一师范生转向多种学校的优秀毕业生,面向国内各种大学,既招收师范大学毕业生,如: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东北师大,南京师大,上海师大,陕西师大,华南师大;也招收综合性大学毕业生,如:北京大学、中山大学、暨南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中南大学、西南大学;同时也招收理工科大学毕业生,如:清华大学、同济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湖南科技大学等;还招收专业性大学毕业生,如:四川外国语大学、四川音乐学院、武汉体育学院、上海体育学院等。

 同时面向海外大学招收了一批优秀毕业生,如: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浸会大学、香港教育学院,英国利物浦大学、杜伦大学、布里斯托大学,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大学。

  我们招收的有应届本科毕业生,也有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我们的选材标准也相对简洁:是否愿意做教师,是否喜欢孩子,是否热爱学习并保持不断学习的习惯,思路是否清晰,语言表达是否清晰,是否具备一定的管理学生的能力。如果是,我们就会选用,然后在工作岗位上再加以培训。我们同时面向各类中小学招聘成熟教师,招聘少数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用来带教各学科的年轻教师。学校的教师队伍是多元化的,不同地域、不同学校、不同学历、不同学科,异质人才杂交,才能产生团队优势。

 我们同时也面向社会招聘兼职教师。向家长开放,学校聘请学有所长的家长到学校开设选修课程,我们聘请了曾经担任辽宁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的家长在学校开设“主持课程”,深受学生欢迎。向专业协会开放,我们面向各类专业协会聘用教师,向深圳市棋类协会聘用教师,请国际象棋大师刘适兰带她的团队到明德开设国际象棋、围棋课程;向深圳市航模协会聘用教师,到明德开设航模选修课;向深圳市车模协会聘用教师,到明德开设车模选修课;向深圳足球相关俱乐部聘用教师,到明德开设足球选修课。

明德这支教师队伍平均年龄只有30岁,有优势:年轻,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有一股向上的动力;也有劣势:教学经验不足,管理经验不足,有些青年教师对教育工作的辛苦程度估计不足,有些青年教师定力不足,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客观现实。现在看来教师队伍构成的最佳状态是:少数学科带头人+多数年轻教师,这样一个构成方式能保证基本的教育教学质量,以学科带头人带动并指导青年教师。福田区政府基于这样一种现实情况,给予明德10个编制,小学5人,初中5人,这样保证明德能吸纳少数骨干教师。

 明德契约制的教师聘用方式有十分明显的优势:就是教师能进能出,学校看得上的老师能够直接吸纳到学校,经过时间检验,确实不能胜任教师职业的也可以流动出去,教师队伍就是一潭活水,而不是死水一潭。但是这种聘用方式也有劣势:明德一所学校孤军深入,只有一所学校搞人事改革,其他学校招聘教师仍然沿用人事编制,也就是大背景未动,左邻右舍没有跟进,很可能导致孤军深入的部队失败,有可能导致明德教师队伍的不稳定。这种聘用机制还有一个劣势:按照企业的用人方式聘用教师,教师所缴的个人所得税过高,企业员工缴税一般在8-20%之间不等,与国家公务员、事业单位交税相比,至少高出10%以上,一样工作甚至工作辛苦程度更高,但是教师实际所得降低,这也将导致教师队伍的不稳定,好在明德校董会开明果断,进一步提升教师待遇。

把课程打开

  明德的课程改革是打开的,希望将东方教育精华与西方教育精华融合,建设多元选择,充满活力,具有较大张力的学校课程。

明德的课程结构由一成不变的“体系”转向动态发展的“谱系”,明德课程谱系包括三大系列:基础课程,这是国家课程,是必修课,重在校本化重构;拓展课程,这是学校课程,是选修课,重在生本化建构;特需课程,这是学生课程,主要是教师指导下的自修,重在个性化建设。

 基础课程校本化重构,分成三个层面:课程重构、学科重组、课堂重建。

(1)课程重构——引进、借鉴、穿插、整合。以国家课程为基础,以国际课程为参照,将中西方课程教材融会贯通。明德课程教材主要是使用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但是我们在许多课程教材中都有意识地借鉴美国课程教材、英国课程教材的相关内容,以初中理科为例,美国科学课程教材相比我们的教材有非常突出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十分重视联系社会生活,注重还原,还原科学原理、定理的发明、发现过程,还原当时的情景,介绍这些原理在今天生活中的具体应用,他们十分重视实验,几乎所有章节都有简便易行的实验项目作业,让孩子们在自己家里就可以实际操作实验,这是我们课程教材所不及的,我们见贤思齐,直接引进,将实验项目为学生所用。

(2)学科重组——将传统的学科课程加以重新组合,实现将学科知识转化成学生解决问题的资源。小学一年级、二年级我们进行学科重组,建构主题式综合课程,将语文、数学、英语、思想品德等四门学科进行跨学科组合,架设学科通道,打通学科壁垒,让学生的学习面向生活,面向问题。今天学校教育的现实问题是学科之间壁垒森严:教材编写各自为阵,学科教学互不往来。其实语文和数学之间有内在的联系,思想品德和语文之间有内在的联系,英语和思想品德也有着内在的联系,英语和数学也有着内在联系。

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意义在于培养完整的人,也就是说是面向丰富多彩生活,不仅仅是几个学科;是让我们的学生关注复杂社会系统,不仅仅是知识系统;是着眼于提高学生的问题解决能力,不仅仅是解题能力;是着重提升学生综合素养,不仅仅是学科能力;是着眼于未来的学习,不仅仅是为了分数的学习。

我们将重新组合以后的课程命名为明德“红树林”课程,因为这样的命名可以避免全课程定义的逻辑缺憾,事实上我们的课程全不了,不可能保罗所有课程;这样的命名更具有形象化和富有生命力;而且红树林本身具有整体的概念,同时也体现深圳与福田的地方特色,明德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就位于福田区,这是一个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

 我们的课程指导思想、课程特征是亲近儿童,始终站在儿童立场上来编写,努力体现儿童意识、儿童视角、儿童心理、儿童话语。一句话:顺应儿童,就是顺应低幼学段儿童的发展特点、生活经验、学习规律。儿童认知事物是由近及远的纵向顺序,无论空间还是时间都是这样,我们的教材就按照这样的顺序确定主题,空间上由家庭到学校、再到社区;时间上由秋天到春天(一年级新生9月份上学,10月份进入秋季)。儿童喜欢熟悉的东西,我们的教材就把本校的学生、教师、校园景观放入教材之中,孩子们很喜欢在教材中看到自己的同学、老师,看到自己的学校、自己的社区,创造一种可亲可感的生活情境。儿童喜欢生动可爱的形象、曲折有趣的故事,我们的教材就大量引用绘本故事,大量的形象插图,让孩子们真正喜欢教材。

 我们的编写策略是以课程标准为纲,将课程标准所涉及到的知识点、能力点全部理清,保证课程标准的贯彻落实;既要瞻前顾后,就是要考虑前后衔接,与幼儿园、三四五年级的衔接;还要左顾右盼,反复比较国内各种版本的教材以及境外的教材,包括香港教材、台湾教材、美国教材、英国教材。

 初中我们也进行了学科重组,文科重组,第一阶段我们将语文与历史进行散点式组合,即将客观上有着内在联系的语文课程内容与历史课程内容加以组合式教学,如:语文课的《石壕吏》与历史课的《安史之乱》组合起来,要读懂杜甫的《石壕吏》需要了解唐朝的安史之乱;反过来,要透彻的理解《安史之乱》,可以借助杜甫的《石壕吏》获得真切而实际的感受。语文课的《木兰诗》与历史课魏晋南北朝的《府兵制》组合起来教学,要读懂《木兰诗》,就必须搞清楚当时的人为什么要让年纪大的人上战场,为什么当兵还要自己买武器装备,这就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府兵制”所规定的;反之,要理解“府兵制”,一个很好的方式就是去阅读《木兰诗》。语文课的《孙权劝学》与历史课的《北宋恩荫制》组合起来,司马光要借孙权劝吕蒙学习想表达什么意思,说到底是司马光要劝北宋官员学习,这是为什么?其实就是北宋恩荫制下一些人不学无术凭着祖上恩荫可以做官,官员素质太低。其他语文课的《赤壁怀古》与历史课的《文字狱》可以组合起来。文史组合教学,相得益彰。

 历史与地理也可以组合,克里米亚事件出来之后,我们的历史老师和地理老师联合起来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课,克里米亚既是政治问题,也是历史问题,还是地理问题。组合教学让学生对社会生活感兴趣,学会正确分析,正确理解,并逐渐形成自己的观点。

  文科重组的第二阶段,我们开设了《中国文化原典阅读》课程,并编写出版相应的教材,将历史、语文、思想品德整合在一起,我们常常说文史哲不分家,但客观上我们总是把它们分成三个学科来教学,而且今天的语文教学有一个很明显的弱点,就是语文课文的编排缺乏贯彻始终的主干线,有点零乱;而今天的历史教学虽然主干明确,但也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弱点,那就是只有骨架的历史,没有血肉的历史,也就是说只有历史纲要,缺乏历史人物的重要作品的学习。而思想品德课程教学则基本停留在想方设法说教上,我以为德育不应该是孤立的德育,德育一定要和其他学科糅合在一起,是自然的德育,而不是刻意的德育。于是明德的《中国文化原典阅读》课程以史纲线为纵线,选择在中国历史上产生过重大影响的适合于孩子们阅读的文章,作为教材,让学生阅读学习,作为一个合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应该知晓曾经塑造我们民族精神的那些精神食粮,因此中学教学理所应当地要对学生进行民族精神的塑造,这些曾经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中华文化精华,就成为了明德思想品德课程的教学内容,由语文老师和历史老师执教。

 理科教学我们也是这样走过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也是散点式的教学组合,比如地理与生物的组合,地理课的《雾霾》与生物课的《呼吸道》组合起来教学,面向生活,面向问题,将知识学习运用到生活实际当中。

 第二阶段我们开设了《红树林湿地研究》课程,并编写出版了相应的教材,我们将生物、地理、化学、物理四门课程组合起来,深圳市福田区有一个国家级的红树林湿地自然保护区,是一个很好的教学资源。湿地是地理问题;湿地里有很多植物,湿地滩涂上有成千上万只弹涂鱼,有很多长相可爱的招潮蟹,有南来北往的候鸟,湿地因此又是生物问题;湿地人称地球之肾,它有降解排毒作用,它又是化学问题;湿地的红树林能够抵挡风潮,因此又是物理问题。于是跨四门理科课程的学科组合课程应运而生。

 我们还有形式的组合,比如戏剧组合,初中有课本剧,小学有绘本剧,剧作表演其实就把语文、英语、美术、舞蹈等学科组合在一起了。

 学科重组受益的首先是教师,教师通过组合课程,个人素养迅速得到提升。打开了视野,他们阅读比较了大量中外课程教材,然后加以选择,加以组合;提升了研究能力,全面研究学生,研究课程标准,研究课程教材,研究教学。这种以任务驱动为模式的行动研究是提升教师水平最有效的方式。受益的当然还有学生,教师即课程,教师水平提升,必然表现在课堂上,影响孩子们的成长,新的课程模式也促进学生面向生活、面向社会,学会思考问题,解决问题。

 拓展课程生本化建构,不盲目不追求课程的数量,不追求精美的印刷,而是以满足学生需求为基本导向。校本课程应该是源自学生本体的发展需要,有很强的针对性,针对本校学生的实际情况,校本课程开发尽可能地反映本校学生的差异性,及时融进最新的科技成果、社会问题,充分考虑到本校学生的认知背景与需要,校本课程给予学生更多选择的空间、更多选择的机会,为他们提供多样化的课程选择,它在一定范围内可以补充国家课程开发的不足。

 明德在小学一二年级分别开设了20门左右的选修课程。有手工类,如:折纸、风筝;有科技类,如:动植物观察、乐高、创意机关;有体育类,如:足球、武术、国际象棋、围棋、击剑、花样跳绳;有艺术类,如口风琴、中国舞、广播主持、软笔书法、创意绘画;有学科类,如七巧板、国际数棋、绘本阅读等。

  初一初二年级分别开设了20门左右的选修课程,有人文类,如:英语报刊阅读、影视史学、博物馆学堂、英语口语;有科技类,如:创意编程、车模、3D打印;有艺术类,如:管乐、拉丁舞、雕塑、合唱;有体育类,如:武术、田径、篮球、足球;有学科类,如:化学研究、计算机编程。

 特需课程的个性化建设,满足学生个别化的需要,针对学生中有特殊的心理需求,有特别的学习兴趣,有特殊的天赋潜能,学校“量身定制”特需课程,特批学习时间,特定学习环境,特聘指导教师,特供学习资源。

把课堂打开

 首先,明德课堂结构由静态模式转向开放模型。今天许多学校的教师都在建构课堂教学“模式”,这些模式往往指的是课堂教学的“程序建构”,侧重于教学的“程序步骤”,一个十分明显的特征是“程式化”,一不小心就容易刻板机械,比如课堂第一步做什么,第二步做什么,老师讲课只能多少分钟,等等,这种静态的模式容易导致僵化。而明德要建设的是课堂“模型”,我们的课堂模型指的是“要素提炼”、“要素组合”,即先将课堂教学的要素提炼出来,然后根据课堂教学的不同学生、不同目标、不同情况将这些要素选择性地加以组合,组成多种课型,具有灵活性,富于弹性张力,而且课堂教学的要素不是静止不变的,随着时间推移、情况变化可以生成新的课堂教学要素,因此我们的课堂是一种开放的课堂模型,富有生命力。

 其次,把课堂的立意打开。既要有规范课堂,还要有高效课堂,更要有智慧课堂。所谓规范课堂,至少有三个标准:目标适当——聚焦学生行为,课堂目标就是让学生干什么,达成什么;内容恰当——教师带领学生所学的内容应该是科学正确的;方法得当——教师在教学中使用的教学方法应该是自然得体的。所谓高效课堂,是在规范课堂的基础上提高效率,至少也有三个标准:目标精确——课堂目标要有水平要求,要有时间概念、数量概念、质量概念,也就是要明确让学生在多少时间内完成多少事情,完成的质量如何;内容精当——目中有人,教学内容的确定一定要基于学生;方法精准——心中有数,学生是有差异的,教师应该根据学生的差异来选择教学方法,有效解决具体学生的具体问题。所谓智慧课堂,是在高效课堂基础上的进一步提升,至少也有三个标准:思维层次更高,开放程度更广,文化意味更浓。

 第三是把课堂的思维打开。美国哲学家、教育家杜威曾经说过:“不断改进教学方法唯一直接的途径,就是把学生置于必须思考、促进思考和考验思考的情境之中。”他还说过:“困惑是思考的不可或缺的刺激。”今天的课堂教学更多的是寻找答案的过程,老师用各种方式给学生现成的结论,说到底学生是被动地接受老师所给的答案——知识。明德的课堂鼓励学生多维视角看问题,例如,面对同样一个历史事件,可以让学生看不同版本的教材的不同说法,甚至可以看不同国家的不同教材的不同说法,不是把现成的答案传授给学生,而是让学生通过比较找到正确的说法,在比较的过程中学会比较。明德的课堂鼓励学生以矛盾的视角看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方式,同时提供给学生,激活学生的思维,让学生从矛盾冲突中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并进而学会如何看待事物对立的两极。明德的课堂鼓励学生的批判性思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鼓励学生相互质疑,鼓励学生质疑文本、教科书,鼓励学生质疑教师,也鼓励教师质疑学生。爱因斯坦说:科学就是反反复复的批判。

 第四是把课堂的资源打开,课堂教学一定不能把资源局限在课本上,局限在教参上,局限在练习册上。学生的思考、甚至错误的解答是最好的教学资源,教师针对学生的问题可以给予切合实际的有力指导。学校里的问题也是很好的教学资源,教师在课堂里完全可以把学生的生活问题、教师的学习问题、学校的建设问题作为课堂教学资源,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解决这些问题,无疑能够增加学生的成就感、自豪感。课堂学习还可以把社区资源、自然资源、社会资源,甚至国外资源拿过来为我所用,促进学生的课堂学习。

把评价打开

明德的评价结构发生变化,从单一评价转向多元评价,从固化评价转向发展评价,从工具评价转向人文评价。教育评价的原初意义就是促进学生发展,这是最主要的目的,舍此,别无选择。而促进学生的发展毫无疑义是促进学生各项素质的全面综合发展,而不是单一的分数提高,在今天的教育界,这方面不存在知与不知的问题,而是做与不做的问题,价值取向决定了校长、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我们明德是着眼于学生终生可持续发展,我们的评价思想定位在“孩子的健康就是教育质量,孩子的阳光就是教育质量,孩子的发展就是教育质量”,这决定学校的课程改革方向,决定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以此为核心思想评价学生,评价教师。

 教师对学生的评价就要对学生负责,教师就应该全面叙述、评论学生在人生成长的是非、对错,纵向应该全面分析学生的发展历程,横向应该全面分析学生的个性差异,不要盲目强调与他人的比较,而要更加突出强调这个学生自己的前后比较。教师对学生评价不应该是单向的,不应该仅仅是上对下的评价、教师对学生的评价,评价本质上应该是协商互动的,是师生对话,是教师与家长对话,由单向变为多向,把教师单方面的评价变为学生、家长阅读、反馈、参与到评价之中,由静态变为动态,充分发挥评价的教育成长作用,也就是引导学生发现自己的得失、长短,进而补足自己的缺失,最终发展自己。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应该为了强化评价的客观性而导致评价的公文化,评价既然是人与之间的交流,是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互动,就应该考虑评价的人文性,语言的情感性,就应该有人情的温度,通过富有情感、富有哲理的语言,拨动学生的心弦,让学生心有所动,情有所动,行有所动,因为我们的评价最终目的是促进学生发展。

通过体制、机制的打开、办学理念的打开、学校之门的打开、课程的打开、课堂的打开、评价的打开,最终是为了培养“明德正心,自由人格”的明德学子,我们还希望明德的学生具有:开阔的视野、开放的胸襟、开明的思维。

  最后以《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结尾,1992年2月,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士兵亨里奇受到审判。在柏林墙倒塌前,他射杀了一位企图翻墙的青年。法庭上,亨里奇的律师辩称亨里奇仅仅是在执行命令,别无选择。而法官西奥多不以为然,他的一番话振聋发聩。他说:“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就思维方式而言,亨里奇的思维方式是不开放的,西奥多的思维方式是开放的,但更重要的是西奥多内心深处始终保有柔软之心,有人文关怀之心。我们要培养的就是具有开放思维、更有人文关怀之心的现代公民。

明德人始终牢记深圳人民的嘱托:明德的办学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办学,而是实践并推进中国基础教育的现代化。

此文发表在《人民教育》2015-18

学校地址:南京市浦口区泰山街道浦珠北路139号 邮编:210031
版权所有 @ 南京市浦口区实验小学万江分校  苏ICP备15052554号-1  教师登录